本報特約評論員江州眠    
  事實上,類似數字化管理、硬指標,反而能在實踐中起到硬約束作用。我們沒必要計較於這種死亡的具體數字下降規定,而應該盯緊每一起事故背後的人禍,盯緊有沒有嚴厲追責。
  原則與數量,一直是管理學中的一個兩難悖論。這一回輪到安全生產領域的較真。
  河南近日發文要求,“今年各類生產安全事故死亡人數控制在1098人以下”。這個數字比去年1120人以內有進一步下降。然而,畢竟逝去的都是生命,這樣冰冷的規定,儘管是要求更高,但總是傷人感情。因而人們詰問:“難道這1098人都該死嗎?這也分指標啊,真是計劃經濟,可笑!應該杜絕安全事故,出一起嚴查一起!”
  使各類生產安全事故死亡人數逐年下降,這是原則。但輪到每年的具體數字,則是數量。堅持“零死亡”,這是原則。但事故發生導致一定人員死亡,這是數量。然而,弔詭的是,通過數量的嚴格比例控制,以不斷強化原則的剛性,卻遭遇詰問,這是為何?
  原則是抽象的,數量是具體的。對原則、理念的落實,又往往需要通過數量來實施,這就是矛盾的根源。不僅僅是安全生產領域,現實中各領域也經常發生二者的打架。比如貪一塊錢,和貪一百萬,數量有天壤之別,但性質相同,都是對原則的違反啊。如果送5000元算受賄,那送4999元算不算?生活中,一塊錢的利益,大家都能發揚風格。但一百萬的利益,大家就可能都講起維護自己利益的原則。
  這表明,除非把原則對應的數量設定為零,執行才有剛性。否則,原則總是會遭遇數量的解構或挑戰。但這顯然不符合現實生活的法則。因而當原則需要量化管理時,我們所需要關註的,應是數量化對原則的維護而非相反。如果拘泥於原則的絕對剛性,不但根本無法執行,世事也往往陷入虛無的爭論。
  一些星級廁所的標準,設定比如不准有三隻以上蒼蠅云云,只是為了一個管理上的方便。如果計較於二只或四隻,最後的爭論就很無聊。因為一隻蒼蠅也沒有,在現實中基本不太可能。對貪污數額設定一定的數量標準,同樣是為了方便管理。我們當然希望各種安全事故零死亡,但現實中不可能做到。用零死亡的標準去剛性管理,又如何在現實中行得通?事實上,類似數字化管理、硬指標,反而能在實踐中起到硬約束作用。這才是最實際、最重要的。
  在這個意義上,對原則問題的數字化管理,我們可以視為優化管理的方便,而非對原則的違反。不能認為規定今年死100人明年只能死90人,就是不愛惜人命,就是推卸安全責任。如果去年安全事故死亡1000人,今年只有300人,呈逐年下降趨勢,這肯定是成績。但這並不表明,我們就可以對每一起事故背後的責任人減輕問責。其實,我們沒必要計較於這種死亡的具體數字下降規定,而應該盯緊每一起事故背後的人禍,盯緊有沒有嚴厲追責。社會公眾盯得緊、擦亮眼睛,管理者才不會懈怠。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過年

yn95ynhl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